甲子情怀音乐工程创始人杨雨号接受海外华文媒体专访

2017年05月11日 10:17 来源:中国网

  5月4日,由加拿大《世界华人周刊》、《世界华人网》、德国《华商报》、美国《拉斯维加斯时报》、美国《华人》杂志等10余家海外华文媒体组成的釆访团集体采访了甲子情怀音乐工程创始人杨雨号先生。杨雨号先生就甲子情怀音乐工程的奠基、开拓及未来发展方向等方面问题与海外华文媒体展开深度对话。

  问:从你的简历看,你是学自然科学的,一直从事技术工作和企业管理,令许多人不解的是,什么原因让你在六十岁的时候如此跨界开始创作甲子情怀音乐工程?

  答:许多事情存在偶然原因,我长期与老妈住在一起,老妈爱唠叨,有时候我会嫌她没完没了,惹得老妈生气,事后自己又很纠结。这种纠结长期周而复始,挥之不去,有一天写下一首词《别嫌妈妈唠叨》,由此引发了长达四年的甲子情怀音乐工程创作之旅。

  问:有感写一首歌曲还好理解,为何一发不可收拾,四年弃而不舍?据说创作规模越来越大,而且都是自己掏腰包,仅因一个偶然因素让外界很难想象。

  答:其实看似偶然的现象,有其內在深层次原因。

  首先、歌曲不同于小说、不同于电影以及舞台表演,歌曲仅用三五分钟就可以表达一个情绪、一个态度,一个看法,还有、在所有艺术门类中,歌曲是语言和旋律的完美结合,更容易交流与互动,在今天信息快速传播的网络化环境,人人都是一个自媒体,对我而言、借助这种载体,可以将内心许多许多感受,去表达、去释怀,好像打开了一扇心灵的窗户,呼吸着自由清新的空气。

  问:要释怀什么?表达什么?为什么如此强烈?

  答:释怀内心的纠结与向往,释怀对共和国六十年的深切体验。我们这代人出生在新中国之初,长在红旗下,曾经立志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疯狂和彷徨,又亲历改革开放三十年社会的巨变。从红领巾到红卫兵,到上山下乡,与共和国同呼吸、共命运的人生经历造就了我们这代人审视社会、洞察世事的独特视角,注定了我们这代人对祖国命运有强烈的责任感;对正能量的宏扬有深切理解和渴望,对向往和纠结有深沉的内心体验,“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代表了我们这代人的内心向往。

  问:能不能总结一下什么是甲子情怀?

  答:在圆明园拍摄甲子情怀话题音乐片时,我个人陈述了三点:其—、人生六十为花甲子,到达一览众山小的境界;其二、花甲之人与共和国同龄,经历了六十多年极具冲突的社会巨变;其三、今天共和国走到继往开来、承前启后的关键时间节点。

  问:为什么讲共和国今天走到继往开来、承前启后的关键时间节点?

  答:一九七六年粉碎了四人帮,中华民族从灾难中再次启航。三十多年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也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而且越来越紧迫。一九四九年推翻了三座大山,成立了新中国,今天我将我们面临新的三座大山概括为:产能严重过剩,环境严重污染,价值观严重缺失,之前我们釆取的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必须创新,必须以壮士断腕的行动勇敢前行。在这样一个新的历史条件下产生以习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是中华民族关键历史节点上的必然选择。

  问:甲子情怀音乐作品的受众人群是那些?

  答:甲子情怀音乐工程二百首歌曲分十二大类,有国情篇,亲情篇,人生感怀篇,儿童篇,还有古玉情怀篇等等,呈现一个大结构、大纵深、大视角,它映射了我们这代人对共和国六十多年的深切感受。这种感受一定是全方位、多维度的。“橫看成岭側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是宋代大诗人苏轼的名言,甲子情怀音乐工程的主题歌借用了这一句,因为它与所要表达的核心内涵具有很高的契合度。

  有朋友问,甲子情怀音乐作品是否仅针对中老年人群,我说、归根结底甲子情怀音乐工程是反映时代的纠结与向往,並不单指某一人群,它更在乎走进年轻人群,与年青人一起积极面对现实,勇敢挑战未来。最近西安培华学院全校三万师生组织学唱甲子情怀歌曲,反映出甲子情怀音乐工程积极的社会意义。一些歌曲可能与年轻人的喜好有差异,但我坚持认为、今天社会充斥着许多低俗浮躁的音乐,而且表现形式严重雷同,所以不必去迎合这种潮流,而恰恰应该促进和引导音乐文化领域朝着健康多元方向发展。

  问:听说你写了四十首儿歌?

  答:是的、四十首儿童歌曲分为六类题材,有表现应试教育的,有表现儿童对环境污染感受的,有表现儿童早恋的,有表现独生子女以及二胎的等等。

  问:为什么写这么多儿童歌曲?

  答:现在儿童歌曲太少,限制了儿童的表达,而且许多儿童的表达也模仿成人。儿童不是生活在真空,他们会从另一个侧面感知现实世界。相对于成人,儿童的表达会更真挚、更纯朴、更干净,更可信,没有那么多虚假成份,没有那么多比比皆是的高大上,自然形成与成人表达的反差度。

  甲子情怀音乐工程创作的大量儿童歌曲,是站在儿童角度观察社会、反映社会现实,绝大部分儿童歌曲都是以社会共鸣题材为元素,受众对象虽说是儿童,折射的却是家长和社会应该关注的焦点问题。

  问:甲子情怀二百首歌曲,那一歌最具代表性?

  答:甲子情怀音乐工程的创作本着四性,即:思想性、艺术性、多样性和个性。思想性肯定是第一位的,许多作品从不同角度体现了这一特点。但我个人认为,在诸多作品中最具思想深度的是歌曲【寻找】:“我寻找着过去的样子\不知道自己像谁\我痛恨着现在的样子\问自己有没有醉\我的面目是否全非\血液流淌着忠义仁爱的贵\难道要锯断我的骨骼\分离我与山川相连的背\我的面目是否全非\手臂印刻着秦皇汉武的威\难道要砍掉我的头颅\抹去那些民族记忆的碑\我要面对烽火长城 热泪下跪\我要捧着黄河的水 热泪下跪”。

  问:为什么釆用话题音乐片的形式来表现甲子情怀?

  答:为了表现甲子情怀,之前我在北京举办过不同内容的多场专题音乐会,一些歌曲在中央台,地方台也演唱过。总结的说、以上这些是践行甲子情怀音乐工程必须经历的体验,但不会长久停留在这一种形式上,因为仅限于歌手在舞台的演绎是不够的,这种表现形式比比皆是,更重要是它不能够充分表达甲子情怀的内涵。还有、甲子情怀的宣传必须考虑成本,因为我是自己掏钱作公益活动。

  在我逐渐清晰认识这一点之后,就开始围绕以爱家爱国为主线、将若干首歌曲用讲叙话题的方式串联起来,通过视频再赋予它与舞台歌手表演不一样的元素,使主题表达更加鲜明有效。通过制作成U盘或光盘、可以大大节省宣传成本。

  需要说明的是这部话题音乐片【杨雨号说甲子情怀】仅代表我个人的看法,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观点,对于这一具有历史厚重感的深刻话题,希望促进更多人共同去参与。

  甲子情怀音乐工程是一个较为庞大的体系,后续还将陆续推出这类用讲叙话题方式来表现的其它话题音乐片,目前正在制作的三部作品包括:大海之魂、环境之忧、腐败之伤,从而大大强化了甲子情怀音乐作品的表现力,呈现出不同层次的新格局,彰显出较为独特的形态,也更加容易传播。

  实现以上较大规模的“歌曲新组态”,一方面不牵扯版权问题,更重要在于对它们进行“逻辑重组”,驾驭它们是建立在同组作品取向各异、各具特点,否则不可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整体提升。

  问:听说你正在创作音乐微电影?

  答:是的。计划五月六份同时推出三部音乐微电影,一部是老年题材,一部是中年题材,还有一部是儿童题材。

  问:甲子情怀音乐工程的音乐微电影有什么特点?

  答:不是MV,也不仅是歌曲与某种视频等长的写意对应,而是以故事为主线,每部音乐微电影贯穿两到三首歌曲,虚实结合,歌曲以外大约占总时长一半的视频用来表现故事,歌曲相对应的视频以渲染情绪为主。

  问:听说杭州G20峰会上有六位著名音乐人参与过甲子情怀音乐作品的演唱与创作?

  答:有著名歌手廖昌咏、雷佳;有音乐创作者孟可、杨帆、王喆、黄立杰。

  甲子情怀音乐工程的参与者远不至以上这些,作曲方面有著名作曲家王立平,肖白、戚建波、刘青、张宏光、李杰、冯锐、王猛等,以及一批作曲新秀杨一博、武田田、张徳瀚、卫铭睿、米文博、王淆澄、陈必勇;演唱方面有王莉、喻越越、陈小朵、薛皓银、尤弘飞、张英席、张喜秋、郝幸娃、金波、顾莉雅、汤子星、金山、周澎、周强、田毅、汤非、汤俊、侯旭、范铁军、张京等。

  问: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答:继续以创作为主,追求真实的内心感受、追求独特的表现形式,追求有辨识度的受众效果,为此留连往返,乐不知疲,也十分享受。王菁野 万瑜

编辑:成展鹏

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版权所有: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主办单位:中国新闻社安徽分社 地址:安徽合肥梅山路8号 邮编:230021
联系电话:0551-65533351  投稿信箱:anhui@chinanews.com.cn